时间总是无情。在我身边,上个世纪80、90年代成长起来的游戏迷们,其中的一部分人,陆续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托这个世界的福。这些曾经着迷游戏甚至过度沉迷游戏的人,他们还没有因忘情于游戏而潦倒、病倒、摔倒,以至于自己的生活宣告失败。他们都顺利或不顺利地完成了学校生涯,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并且这工作还是与“游戏”直接相关的。孔子说他自己“三十而立”,这些游戏迷有些早一点,有些晚一点,也都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

但当他们第一次对自己的孩子说出“不要动电线!”“不要进厨房来!”“不要碰剪刀!”这一类忠告时,我不知道他们——或者说我们,是否对于家长与孩子的关系有过全新的认识。因为有了孩子的人能够理解,家长对于孩子提出的每一个忠告,都是出自两个根源,一个根源是担心孩子受到严重的伤害,前面提到的3个不要,都是来源于此。另一个根源是不希望孩子破坏自己生活的秩序,比如我们所知道的“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不要把饭菜弄得满桌都是”。而这两者无不是为孩子未来走入社会作出准备。不要动电、火、水,是为孩子能尽量走好自己一生,不至于夭折;而制定家庭的规则,实际上大而化之,也能起到为了孩子成年后走入在社会,不至于和整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格格不入,甚至冲突。为什么不同国籍的人在一起工作时总要有一些磨合,为什么久居乡间的人在城市公共场所不留意间大声讲话会遭到侧目——这其实都是人们童年在不同“游戏规则”的环境中所受熏陶影响的结果。

孔子所说的“立”,当然原意还不是成家立业有孩子,而是一个人到30岁就基本有了自己固定的认识体系和世界观的意思。而如何对待游戏,如何帮助自己的孩子处理其未来与电子游戏之间的关系,我们这些有孩子的,或者说已经到了有孩子年纪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而立”!而我们为什么要为年轻的读者做这样一个牵涉到“怪叔叔怪阿姨的怪想法”的专题呢,理由很简单,因为我相信,每一个刚玩过通宵的同学,或者一个法律上已经成年,却还是为玩游戏而刚刚和家长闹了别扭的同学,都会有那么一个凌晨,会想到,假如有一天我有了孩子,假如他也爱上了游戏,我该怎么办?我会怎么办?

爱好音乐的人,一定会堂尔皇之地将自己这种爱好传递和影响给自己的孩子,爱好读书、爱好打篮球、爱好戏曲的人,无不如此,唯独爱好游戏的人,不能尽情、尽早、毫不限制地将这爱好传递给自己的孩子。尽管上述的那些爱好,也都是些闲事,往往不能给自己创造直接的价值,但是它们终归是种情操的培养,终归是人生有雅好的一种情趣。可游戏不行,游戏和情操还沾不上边,游戏还不能算雅好,连《辐射3》的开发总监这样一个在玩家眼里丝毫不比布拉德·皮特和詹姆斯·卡梅隆逊色的人,仍然是社交聚会上的“可怜虫”。一个业界名人都会遭遇这样的境遇,而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当我们在自己的家里时,“游戏对人有情操培养”这样的话,对周围的人又能有多大的说服力。

而当我们,我们所有这些有理性的游戏玩家、所有的游戏业的从业者们保持沉默的时候,另一些人却没有闲着。来自各个领域、为着不同利益的“砖家”们,却在在媒体上大呼小叫妖魔化网络游戏、电脑游戏甚至是上网这件事。无形中,沉默使我们成为了“为了利益毒害青少年”的帮凶——他们如果只是拿网络游戏成瘾说事、拿治疗网瘾当作自己赚取暴利的手段,那他们是可鄙的伪君子(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如果他们当中真的有人发自内心地觉得游戏是戕害青少年的罪魁祸首(我们假设有这样的“砖家”),我只能说他是一个糊涂蛋。

这么一想,我简直要掉泪。想想《英雄无敌》吧,想想《博德之门》,想想《星际争霸》,想想《最终幻想》和《合金装备》,想想《超级马里奥》,甚至哪怕仅仅想一想《俄罗斯方块》,你在玩这些游戏时,是在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并且又同时是最有趣的人为伍,你是在与他们的智商进行较量。而掉过头来,你却要遭受伪君子和糊涂蛋的抹黑,在家庭聚会的餐桌上不能为自己的爱好哪怕辩驳一句。这么想想,该是多么荒诞。

当我们面对网络游戏成瘾这个话题时,似乎我们只能站成两排队伍。一排前面写着:网瘾毒害青少年。另一排前面写着:网瘾是扯淡,没有网瘾这回事。是我们感到理亏?是我们都肯自原站到第二排吗?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在这两排之前,有一个因人而异的模糊地带,而这个模糊地带,其实是一种理智地带。

假如我们有了孩子,我们会限制他(她)玩电子游戏和自由上网么?我想这个话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笔者:问你个问题,假如你有了小孩,他12岁的时候,你发现他玩游戏玩了通宵,上瘾了。你怎么办?你会限制自己孩子用电脑吗?

Z君:通宵绝对不行啊,正常使用来说肯定不会限制,但通宵太过了。

笔者:可咱们不也通宵过么?

Z君:咱们在12岁的时候通宵过么?

笔者:你是否想过,要从小孩多大开始让他接触游戏,怎么控制他玩游戏?

Z君:小学就可以了,但我觉得网游不好,游戏机可以适当接触,父子或者父女一起玩游戏,还当是亲子活动了。

笔者:为什么网游不好?

Z君:因为12岁的孩子如果教育得当,是可以有掌控自己的能力,能区分必须要做的事情和重要的事情,比如学习、写作业、家务、睡觉、和朋友交往等等。但是,他们没有辨识一个人的能力,网游要接触的人太多太杂,他们没有能力分辨。这就是我不会让他12岁就接触网络游戏的原因。如果他玩单机游戏或者游戏机,我觉得基本上可以放开,网游不行。

笔者:那你准备多大可以让他玩网游?

Z君:大学可以。最次也是高中吧。

笔者:恩。可我从我自己的过去看,我觉得一个少年掌控自己的能力,也不是那么强。你认为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

Z君:这是个大话题,要因人而异。

笔者:你小时和你家长为玩游戏的事情冲突过么?

Z君:冲突过,不过不算是很大的冲突吧,后来逐渐达成了一个平衡,就是我完成什么样的条件,他们就不限制我玩。

笔者:那时你多大?

Z君:我小学2年级开始玩游戏,7岁多吧。

笔者:就是你完成什么样的条件,他们就不再限制你玩——之后你应该就都达到了那些条件吧?依我对你的判断。

Z君:嗯,都达到了,主要就是对学习成绩的要求。家长不就是看中这个么?

以上是笔者对一位网络游戏企业的产品经理进行的口头采访。这个人是一位优秀的游戏玩家,他对数字充满敏感,不仅仅在电子游戏方面,他的桌面游戏方面也是无人能敌,多次参加国外的桌面游戏比赛。目前他不仅是个成功的游戏业经理人,也是一个优秀的作者。补充一点,他生于70后与80后的交界处,并如他所说,7岁开始玩电子游戏。他现已结婚,尚未有子。

就与以上采访相类似的问题,笔者作出一份小小的调查问卷,采访了多名业内同仁(其中大部分已经或刚刚有了自己的孩子),想知道他们对自己的下一代玩游戏是怎样的态度。“如果你的孩子上小学了,你会限制他玩游戏么?”在对一家知名网页游戏公司的CEO提出这一问题时(她在一年前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的回答是:“应该会让他玩游戏。但一天不能过长时间。”

另一位资深的IT业作者则这样说:“我想我肯定会限制他玩游戏吧,父母最重大的责任之下就是把孩子带入社会,网络游戏虽然看起来是社会性的,但本质上我觉得它还是自娱自乐的。以前是谁说过一句:一个孩子一天所受到的干扰,比一个成年人在一年中受到的都要多。原因就是要将一个只有自娱自乐的禽兽型的小孩,变成一个愿意为他人做事着想的社会人,很是艰难。”

这位同样是个聪明玩家的作者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还没有孩子,但确实认真设想过要是有了孩子,我要怎样处理我跟他或她的关系。特别是那些我自己都做不到的,我要不要让孩子去做,那些我想要做的,我会不会阻止孩子去做。”

这个不是回答的回答,确实是很多成为家长的人,在养育孩子时脑子里出现的矛盾问题。

对于他的父母是否限制过他玩游戏这一问题,他说:“很遗憾,我父母从未阻止过我玩游戏,他们还是蛮信得过我的,包括我有时在外头通宵玩游戏,也没怎么受到责骂。”是的,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同时我还要告诉读者你的是,他是全中国最好的大学“北大”的毕业生。

“你能允许他(她)几岁接触电子游戏?几岁可以自由接触网络上的任何内容?”

“顺其自然,我又不是政党,为何要阻止访问。但重要的是尽量全面的告诉孩子:你所看到的是哪些,哪些是你没看到的。当然这样说也有点考验自己,但告诉孩子,自己也不是全对的,以上只是自己的意见,可能会比较好。”

“如果有一天早晨,你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玩了一宿电子游戏,早晨起来机箱还是热的,而他的两眼发红,而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又不是很好。你会有怎样的想法?或者有怎样的措施?”

“我会玩一下这款游戏,看它是不是真的好玩。要是就是打野猪升级,就希望劝导孩子上进一点。如果这个游戏偏偏是班上同学都在玩的游戏,玩的不是游戏是社交,那我也没办法。要是我也觉得很好玩,我就希望孩子能写点感想什么的。至于学习成绩,这个事情我看还真的是儿孙自有儿孙福。”

“如果你有个女孩,在她13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由于玩网络游戏,在网上和一个30岁的异性频繁聊天,并且你还发现她在网络游戏里和另一个不认识的玩家结婚了。你会怎么办?”

“这要看我跟孩子的关系。我要跟她关系很牛,我就会争取进到游戏里看看这个怪叔叔或‘坏’玩家是个什么人,再进一步考虑。要是跟她关系比较公事公办,那就只好讲大道理,尽量全面一些,实在不行只好提前让她妈教她如何做好避孕措施。”

我最后的一个蠢问题照例是:你认为电子游戏会使人上瘾或者叫“沉迷”吗?你会选择一个鲜明的立场,还是模糊的立场?为什么?

他这么回答我:会。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两点:

1.与实际生活不同,游戏有“明确”并且“快速”的努力回馈机制,所以只要能升级,打野猪也能让人着迷。这种着迷,我的态度是一定要尽早从中解放出来,因为这是模式的吸引,而不是内容的吸引。

2.无论网络游戏怎样强调社交,它本质上还是一种自娱自乐的类型,从自娱自乐来说它没什么问题。但若是因此放弃生活中与他人的联系,才是糟糕的。因此生活中没有爱(不仅指爱情,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密联系),没有因此产生的责任感,这是反过来最要关注的。

所以我的态度是,作为自娱自乐,可以一度沉迷,但要分析自己,要努力让自己跳出羁绊,并且很重要的是,回答自己:你可以丢掉身边的人不管吗?

笔者采访的另一个对象,是一对夫妻。他们两人有一个1岁10个月大的孩子。孩子的父亲也是位游戏业的从业者,之前是位资深的游戏媒体编辑。对于孩子几岁才能接触游戏这一问题,他说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每个人的特点不同,因人而异,我要观察孩子的性格和接受能力再决定何时、如何引导他接触游戏和网络。”

与此同时他的妻子则这样看待这一问题:“让孩子几岁接触电子游戏,这个问题我还真没很仔细的考虑过。因为自己和老公本人从事游戏编辑以及相关行业很多年了,所以对于这个可能比一般的家长要开明一些。只要他自己愿意的话,我不介意他几岁开始接触电子游戏,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我带着一起玩呢,哈哈。网络内容我觉得可以让他自由接触。我一直认为坏的东西并一定全是从网上接触到的,你越是不让孩子接触的东西,他可能好奇心越大,适当的引导比较好。而且网络是一个大的趋势,在线教学和沟通都是将来人类学习和相互了解的手段,所以也不是说家长想控制就能通过‘铁棒’政策就控制得好的。任其自然,善加引导,是我现在比较理想化的想法吧。”在对于孩子上网和接触游戏的方面,不可否认,了解游戏和熟悉游戏的从业者,确实要比从事其他行业的家长更为开明一些,这是采访中很明显的感觉。一个孩子的妈妈能这样开明,恐怕目前还是很少见的。

对于孩子背着家长通宵玩游戏的情况如何处理时,孩子的父亲说:“我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至于措施还是因人而异,我知道电子游戏和学习的好坏没有直接关系,你不让他玩这个他自然有别的玩,玩心是人的天性,至于玩什么没区别。”孩子的妈妈则回答:“这个现象会让我很难过。第二天晚上我可能就会和他一起在某个游戏里出现,好好寻找一下这个游戏能够带给孩子的是什么?为什么游戏可以带给他,而学校、课本亦或是家长做不到。如果能够找出原因的话,也可以有效地和孩子沟通。至于学习成绩,我想从来不玩游戏的孩子也有学习不好的,玩游戏的孩子也有学习好的(我和孩子他爹正是这两类人的代表),学校、家长以及社会对游戏的偏见太重。我也会希望孩子学习好,所以作为家长,我们也会为此多付出一些心思,请注意不是心血。谢谢。”

当问到如果是女孩因为游戏而网恋的话题时,男性玩家或者做了爸爸的男性玩家大都有些短路。他们的答案都潜伏着或多或少的一点点忧虑,正如这为孩子的父亲所答:“女孩的话,这个问题确实比较操心。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我觉得很严重,或许会直接阐明利害,这时比的不是强制力,而是做爸爸的和那个男人谁魅力高。”而我们在第二章一开头采访的那位Z先生则直言不讳地说:“如果我女儿在十几岁时总是和某个人网聊,或者在网络游戏里和人结婚,我会感到很担心,有些不安全感,说直白点,发生点不清不楚的事情,男的至少不会吃什么亏。”这种想法按书面语言讲就是“封建残余思想”,但也确实是一部分人的真实想法。可出乎意料的是,对这个问题,孩子的妈妈却表现得非常轻松,她说:“哈哈,这个不是问题。我也在游戏里结婚呀,也和其他的玩家聊天呀。当然,如果我13岁的女儿和一个30岁的异性聊天的话,我可能也会和这个30岁的‘童鞋’聊聊。当然,我不会装成13岁就是了。”

最后,我也对他们亮出那个最庸俗的、可又是最使玩家们因之而受困扰的问题:你认为电子游戏会使人上瘾或者叫“沉迷”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会选择一个怎样的立场?

孩子的爸爸答:我相信,在一些极端个例中是存在网瘾和沉迷的,我是说从医学角度上。但目前被大多数人称为网瘾和沉迷的孩子还没达到这个严重程度,他们遇到的通常是家庭问题、教育问题。即使如此,我还是反对任何损害孩子身心健康的东西,只不过我不也不知道有效的改善方法是什么,反正一味阻挠是没有作用的。造成孩子沉迷游戏的原因很多很多,有孩子自己的,有家长的,有学校的,更有社会大环境的。去找出哪个是影响你孩子最深的因素,然后尝试改善它。最后我想说的是,电子游戏和千百年来流传的各种娱乐方式没有本质区别,不要把目光集中在网络和电脑上,多考虑一下孩子的个性和环境的因素。你今天看到孩子做某件事,并不代表他将来会怎么样或者不会怎么样,做家长的应该更多地去了解孩子的性格,改善他的环境,用适当的力度去引导他做适合自己做的事,随着他自主能力的增加,再逐渐减少这种影响。这是一个十分复杂和艰难的过程,也是每个家长不得不承担的责任,往往在我们还没有看透这个问题的时候,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

妈妈的回答:我的立场一直很鲜明。游戏会使人上瘾,就像有人吃瓜子会上瘾,不吃完停不了嘴一样。但这和吸毒那样的上瘾不同,或者说有一些不同吧。游戏的上瘾还是相对来说好控制一些的,毕竟它主要是心理依赖,不像吸毒还有生理依赖。而且,据我了解,多数男孩子对于电脑的“开窍”都是通过游戏,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女生的电脑相关知识要相对弱些的原因之一。只是我不认为一个孩子玩了游戏就是“不可救药”乃至“不可饶恕”的,更不是大怪物。至少我不会为了他玩游戏就把他送去给陌生人电击至死。

如果读者朋友你已经读到这里,我很感谢你有这个耐心。也许你能从这些从业者(并且我向你保证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游戏迷)的回答中,看到一些真知灼见,哪怕谈不上真知灼见,也总有几句话闪烁着人的理智之光。他们和那些在电视画面里捶胸顿足、痛苦流涕、恨不得要将游戏开发者千刀万剐的家长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并不评判这两种表现谁对谁错。我希望这个专题能使从事游戏行业的人也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这声音很小——不过这并不是我们组织这篇文章的最终目的。

我们有自己的“健康游戏公约”,欧美的游戏产业有ESRB(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组织的分级制度,德国众所周知是对游戏审查最严厉的国家,早有《毁灭战士》(DOOM),今有《侠盗猎魔》(Manhunt)和《丧尸围城》(Dead rising)被严禁发行的例子。这些分级制度、健康游戏忠告的设立者和积极推动者,难道他们仅仅是为了维护社会的正常秩序吗?我觉得换个角度谈,这些有能力掌握社会权力和影响社会发展的人,他们当中肯定有很多也已为人父母。

他们也许做错了,也许有些做对了,还有些不过是造成了一种照章办事的过场罢了。但他们的本意,和所有的家长的本意,没有太大差别。还记得我们在本文最初提到的那两种根源吗?

我想说的是:是当我们为游戏所激动、所迷惑、甚至短暂迷失自己的同时,当我们对社会上那些“砖家”、学校和自己的爸爸妈妈保持沉默的同时,不要忘记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思考,想一想,假如你站在他们的立场时,你会怎样面对“游戏”这个……东西。这是本文唯一的目的。

在本文结束前,我突然想起,我那个爱拍板砖、爱辩论的搭档,那个现在还在写他的“专栏评述”的冰河,也回答了我的问卷。要是乐意的话,你们也可以看看他是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的。另外,别忘了也看看他本期的那个“大义凛然”或者叫“危言耸听”的专栏写了些什么。哈哈。

问:你有孩子么?几岁?

答:有,不到1岁。

问:当你着迷于游戏时,你的家长曾经用哪些办法来限制你?请认真回忆一下然后回答。

答:痛打,给买课外书看转移注意力。

问:假如你有了自己的孩子,你能允许他(她)几岁接触电子游戏?几岁可以自由接触网络上的任何内容?

答:接触互联网怎么也要4岁以后,连字都不认识上什么网?自由接触互联网怎么也要10岁以后,此前需要大人监督辅导。孩子的好奇心强,未必能正确理解互联网上各种内容的含义。到了16岁之后,基本就可以让他自己上网玩了。哪里都有良莠不齐的内容,光禁止是没用的,关键是教会他正确认知。

问:请你严肃地、认真地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早晨,你突然发现,他(她)玩了一宿电子游戏,早晨起来机箱还是热的,而他的两眼发红,而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又不是很好。你会有怎样的想法?或者有怎样的措施?

答:限制他的游戏时间,但还是可以玩。学习成绩如何是另一个问题。成绩好不代表有能力。如果他尽力了,或者兴趣不在传统的功课,倒也可以理解。上大学又能如何?还不是满地找不到工作的。这个世界上,成功并不只有一个标准。(编者按:冰河写过不下10次大学生就业的专题。)

问:如果你有个女孩,在她13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由于玩网络游戏,在网上和一个30岁的异性频繁聊天,并且你还发现她在网络游戏里和另一个不认识的玩家结婚了。你有什么看法?

答:我回答这个问题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不过基于父母的角度,和异性聊天,或者玩游戏结婚什么的不算太大的事情。关键还是教会她和人正确的交往,如何学会信任,如何学会提防。简单粗暴的手段只会适得其反。话说我们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多理解一下吧

问:最后,你认为电子游戏会使人上瘾或者叫“沉迷”吗?

答:不会,我们可以称之为依赖性,但并不是不可取代的。所谓网瘾,其实是心理问题的一种表现,心病需要心药,需要亲人朋友的关怀。当然这个过程很麻烦,不过人的成长本来就是麻烦的事情,我们自己长到现在也是同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