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最近融资4200万美元可以算是手机游戏行业的一件标志性事件。

  Rovio的这一举动证明,至少已有一家手机游戏公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及估值(尽管Roivo的估值尚未公布,但注定不会是一个小数目)堪比社交游戏公司。从某方面来说,这一新兴行业还会发生一种转折,即Facebook平台的市场规模逐渐缩小,而手机领域却将成长为一个更大的市场,因为手机用户是Facebook用户的五倍以上。

  在手机游戏行业,新兴公司都正准备与原来的巨头公司打一场硬战,成为身价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尽管这听起来还有点遥远,但已有信心十足的投资者相信,这一领域的战火已经点燃,在未来几年中必定更是硝烟四起。ngmoco公司首席执行官Neil Young就曾在上周的采访中表示,他相信这个市场在未来几年内会出现估值达数十亿美元的公司。Rovio公司可能最有胜算,因为它的用户总数已接近1亿。

《愤怒的小鸟》能否成为手机游戏神话?

  除了Rovio之外,这一战场上的其他被看好的竞争者还包括EA、Zynga,以及去年斥资4.03亿美元收购ngmoco的日本社交游戏公司DeNA。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其他刚出道的新兴企业也争先涌入这一领域,例如获得互联网先驱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1800万美元投资的手机游戏发行商TinyCo等。另外据游戏邦所知,著名手机及社交游戏公司Digital Chocolate也在本周初融资1200万美元,另一家公司Pocket Games也在去年12月获得了红杉资本的500万美元融资,加入战局的竞争者还在不断增长。

  Rovio公司董事长Peter Vesterbacka表示,有许多投资者主动找上门商谈投资事宜,但他们现在的运营情况良好,Rovio并不缺钱,资金对他们来说并非关键因素。他们最关心的是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但有许多人却没发现iPhone游戏之外的发展机遇,Rovio希望创建一个娱乐品牌,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打造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地的产业链。

  Rovio的投资者包括Atomico Ventures(该风险基金会由Skype的联合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组建)、Accel Partners(Facebook的风险投资公司),以及超级天使基金会Felicis Ventures,它们在Aydin Senkut的牵头下参与了本轮融资。

  Accel Partners的一名合伙人Rich Wong表示,他与Vesterbacka已是老相识,并在去年七月的MobileBeat大会上与Vesterbacka接触,询问因Rovio公司何时准备上市,他们二人的这番交流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过程。据Wong所称,Rovio是一家成立已八年的手机游戏公司,在《愤怒的小鸟》问世之前曾开发了51款游戏。这一点打消了Wong及其合伙人向游戏公司投资的顾虑,他们原先认为这一领域的投资风险太大,因为没有人可以保证这家游戏公司的成功并非只是昙花一现。这已成为困扰风险投资行业多年的一个老问题,直到最近Rovio在芬兰组建了一个资深开发团队,才打破了这种僵局。

《愤怒的小鸟》能否成为手机游戏神话?

  Rovio原名为Relude,是一家成立于2003年的手机游戏公司,三名联合创始人Niklas Hed、Jarno Vakevainen和Kim Dikert均为赫尔辛基工业大学的校友。这三人曾参加了由诺基亚和惠普赞助举办的手机游戏大赛,而当时在惠普工作的Vesterbacka恰好是该大赛的评委,他建议这三名学生创办自己的手机游戏公司。而后这三人确实采取了行动,并通过Digital Chocolate发行了《King of the Cabbage World》这款手机游戏,并开始承接EA的《极品飞车之生死卡本谷》等外包项目。后来Mikael Hed(上图右)也在2009年初加入成为该公司的CEO,引导他们自主开发内部游戏,雇佣次承包商接手他们的外包项目,以便他们集中精力开发新的iPhone游戏。

  他们希望充分利用iPhone的触摸屏等硬件功能,创造令人难忘的游戏角色,锁定所有手机用户,构想出了《愤怒的小鸟》这个创意,让玩家发射小鸟弹弓进攻绿色小猪的堡垒。他们仔细研究了让弹弓机制有效发挥作用的方法,同时也在小鸟进攻失败时,小猪们的嘲笑声等诸多细节上下了不少功夫。

  最后,他们终于在2009年12月通过手机游戏发行商Chillingo向iPhone平台推出了这款游戏,最初在芬兰App Store登陆,很快又成了瑞典热门游戏,后来在英国App Store也登上了冠军宝座,最后在美国手机游戏排行榜居首。这款游戏在社交网站的影响力迅速扩散,苹果也在App Store大力推荐《愤怒的小鸟》,每分钟都有Twiiter用户提到这款游戏。

  后来,Vesterbacka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有志于将《愤怒的小鸟》打造成影响力更大的项目,他就加入Rovio团队。Accel的合伙人Jim Breyer很有投资远见,他与Rovio的领导人分享了自己在Marvel董事会的一些经历。Marvel原先是一家漫画公司,后来因电影作品开始壮大,最后通过自主创造电影作品收回了知识产权,掌握了相关产品的所有控制权。

  这也正是Breyer对Rovio的发展建议,他的看法得到了Vesterbacka的认同,所以Rovio现在开始认真考虑自主创建品牌,掌握更多主动权。Vesterbacka表示,“与Marvel的发展经历一样,你得自己完成许多事情,我们认识到有很多事情得自己来做才行,不能外包给其他公司。Niklas Zennstrom的看法与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Aydin的观点也同样如此。”

  《愤怒的小鸟》的发展潜力让Wong联想到了美国著名漫画家查尔斯·舒尔茨所创作的连环漫画《花生》(PEANUTS),该漫画在1950至2000年间的报纸上进行连载,已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连环漫画。Wong去过舒尔茨所掌权的溜冰场,还有纪念舒尔茨的博物馆(游戏邦注:舒尔茨已在2000年谢世)。wong认为,《花生》已成为流传数代的品牌,《愤怒的小鸟》虽然还不能与其相提并论,但它每月都有4000万玩家,玩家每天的游戏时长累积达2亿小时,所以它还是可以借鉴这种发展模式。

《愤怒的小鸟》能否成为手机游戏神话?

  包括Accel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清楚,《愤怒的小鸟》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从以上的谷歌趋势图中就可以看出,《愤怒的小鸟》知名度已经超过了《宝石迷阵》、《FarmVille》、米奇老鼠以及《CityVille》。谷歌趋势图可以表明,现在有许多人都在搜索“愤怒的小鸟”这个词条,它是一个项目知名度变化的重要衡量标准。

  Wong表示,“《愤怒的小鸟》会成为这一代的《花生?吗?我的岳母都在玩这款游戏,所以《愤怒的小鸟》当然有这种希望。在过去数十年中,我想除了Twitter之外,还没有哪种事物发展如此迅速。”

  Vesterbacka在采访中表示,Rovio计划把这款游戏当成一个系列品牌来经营,就像任天堂的《马里奥》,迪士尼的《米奇老鼠》一样。游戏邦获悉,该公司已推出《愤怒的小鸟》毛绒玩具,也正商谈相关电视节目或电影合作项目,开发了《愤怒的小鸟》节日版本,根据每个季节或假期更新游戏主题,而且还将推出植入20世纪福克斯动画电影《Rio》品牌元素的新游戏《Angry Birds Rio》。

  据Vesterbacka所述,“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愤怒的小鸟》成为一种流行文化,我们已向这个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只要我们这样做,自然会创造许多收益,获得大量发展机遇。我们并不局限于短期目标。”

  《愤怒的小鸟》越成功,它就越极可能为Rovio创造有保证的收益和利润,Rovio对风险投资的依赖就越小。Wong表示,是否应该向Rovio投资已经不再是个问题,难的是如何说服投资者相信Rovio能做到这一点。

  Rovio目前也正与其他颇具知名度的公司商谈进军视频游戏领域的计划,但Vesterbacka认为,他们还没有遇到一家能够让Rovio快速实现这一目标的合作伙伴。

  在Rovio向新平台进军的过程中,它一直与Accel的投资组合公司保持紧密的联系。发布Android版本游戏时,Rovio选择了GetJar这家独立应用商店作为合作伙伴,后者也是Accel的投资项目之一。此外,《愤怒的小鸟》广告业务主要在谷歌AdMob平台展开,AdMob在被谷歌收购前也曾获得Accel的投资。Accel十分清楚手机游戏行业的投资情况,并知道如何让游戏实现跨平台发展。经过数月的谈判,所有人终于同意了这桩投资交易。

  Rovio将利用这笔资金,在今年将公司人员规模扩大到100至200人左右。该公司还将向Facebook进军,创建一个独立的《愤怒的小鸟》网页。Rovio有可能针对绿色小猪或者“神鹰”等配角开发新游戏,让《愤怒的小鸟》成为无处不在的产品。

  在未来,Rovio也可能推出《愤怒的小鸟》之外的其他原创游戏,当然这个前提是,这些游戏的影响力有可能超越《愤怒的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