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不是一个人做的”,这是一句真理,再有才华的人也要有一个团队来把他的创意实体化。虽然有一些独立游戏是一些游戏爱好者仅凭一己之力所开发出来的,但由于个人的精力和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游戏的引擎、画面等等“硬指标”自然是与商业游戏无法匹敌的,但却可以在游戏的创意方面走的更远——因为不是商业游戏,不用担心会赔钱,最重要的是不用看老板的脸色,开发的时候完全随心所欲。

即使“游戏不是一个人做的”,但依然有一些人物的名字在游戏界是响当当的。我们就稍微说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感受一下这些巨匠们为我们带来的巨作吧,他们每个人作出的风格都不一样,擅长的游戏类型也不尽相同,但共同的一点是,这些游戏都是牛X至极的精品。

要说哪个人的名字最多地出现在游戏名称上,那必然是席德·梅尔。席德·梅尔是游戏设计界的超级巨星,只要游戏的名字上面有他的名字,那就必然是精品:《席德·梅尔的海盗》,《席德·梅尔的盖茨堡》,《席德·梅尔的模拟高尔夫》,《席德·梅尔的文明》,《席德·梅尔的铁路大亨》……不胜枚举。一句话,“席德出品,必属精品”。

点击查看下一张

Firaxis的Logo,爱玩席德·梅尔的游戏的人一定很熟悉吧

第二个值得一说的响当当人物当属彼得·莫利纽克斯。他的名字是PC游戏界的传说,他意味着不断让玩家大喊“原来游戏可以这样玩”的牛蛙、狮首。且看他操刀的《上帝也疯狂》、《主题公园》、《主题医院》、《地下城守护者》和《黑与白》,每一款游戏都是“始终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经典之作。

还有那些数不尽的名字:ID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之父”约翰·卡马克,《毁灭战士》和《雷神之锤》就出自他手;NCsoft开发了《创世纪》系列的“不列颠之王”理查德·加略特;Maxis创始人之一的威尔·怀特,更以《模拟城市》《模拟蚂蚁》《模拟农场》《模拟人生》等一堆“模拟”系列以及最新的《孢子》而入选PC GAMER的游戏教父。

日本作为电子游戏的发源地,自然也有着很多的巨匠。说先要说的就是任天堂的宫本茂,这个在任天堂坐了好几年冷板凳的“板凳美工”被社长山内溥看中了,一举提拔的结果就是街机史上最成功的游戏《大金刚》的诞生。说起《大金刚》在街机史上的地位,堪比迈克尔·杰克逊在流行音乐中的地位,直到今日这游戏还被不断地致敬,诸君请想一想为什么《魔兽世界》中荆棘谷的猩猩被杀死之后会掉落木桶。

点击查看下一张

“马里奥之父”宫本茂

宫本茂除了《大金刚》以外,另一个更有名的成就则是创造了马里奥这个角色。任天堂除了宫本茂以外,还有促使任天堂游戏部建立、设计出“超级怪手”的横井军平,以及接了山内溥的班成为了现任任天堂老大、Wii的设计者的岩田聪。在今年的E3大展上,我们在N3DS 的宣传片看见的那位被库巴追得满街跑的日本人,就是岩田聪,而库巴则是任天堂旗下除了大金刚和马里奥以外最有名的角色了,也是游戏史上第一个拥有独立形象的反派。

日本的游戏大师不光任天堂有,很多大型游戏公司都有王牌,比如世嘉的铃木裕、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最终幻想之父”坂口博信等等、CAPCOM的 “生化危机之父”三上真司等。只要是一个优秀的游戏系列,背后必然有一位游戏巨匠。中国的游戏也是这样的。

点击查看下一张

求老先生,如今可好

台湾有着诸多的优秀游戏开发商,大宇、游戏橘子、智冠、汉堂等等,每一个后面也都是有着几个名字的,虽然无法与日本、美国的那些公司历史悠久、战绩辉煌,但起码也是聊胜于无的。反观大陆则惨得多,一些搞游戏的基本都是以程序员起家,然后当上了董事长的,都是半路出家,并没有从小就热爱游戏、一心钻研游戏,成年后终于成为游戏设计师的。这种原因是多样的,首先是我国的游戏历史比较短,其次是盗版猖獗砸碎了敢于为游戏献身的人的饭碗,最后则是社会舆论的偏见使得我国并没有像韩国一样国家掏钱买游戏引擎来让工作室们开发的环境。放眼望去我国的游戏学校们,基本都是和韩国联手的,这也说明了我国“网络游戏独大”的窘境。互动艺术与科学学院(AIAS)的名人堂上何时能有中国人的名字呢?这是个好问题。

点击查看下一张

素有“游戏奥斯卡”之称的互动艺术与科学学院,游戏界的“学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