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Single Life》(只有一条命)是一款iPhone独立开发者推出的游戏,从该游戏中我们可以看出其设计师Anthony O’Dempsey确实很擅长挖掘人们深藏内心的恐惧或紧张感等情绪。

只能玩一次的iPhone独立游戏One Single Life情报

  他在2009年时就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提出了这一设想,“我从来不惧怕冒险类游戏中的危险性跳跃,原因是在我内心深处,我认为最可怕的是重新开始玩一个关卡,或者被迫返回原点。”

  有许多游戏都具有在高楼大厦之间穿越、与外星人混战或者在致命危险之地疯狂飙车的任务特点,但这些游戏中的死亡却不过是一种减速或者短暂性的挫败。当《古墓丽影》中的Lara Croft误入一个充满尖刺的缺口时,玩家就需要返回游戏,再花几分钟时完成她未成功的动作。

  今天的游戏比以往更具宽容性,几乎没有任何游戏会以原始手法来终结玩家的“生命”,玩家随时可以复生,例如在最近的《波斯王子》这款游戏中,无论你什么时候跌入万丈深渊,最后总会在附近的落脚点重生。

  在今天的游戏中,你只需要通过重新玩最后5分钟的游戏,以挽回之前遇到的失败。但在过去的街机游戏时代,玩家总要自食失败苦果——游戏机会吞掉50枚硬币,如果不继续投币,你就无法重新开始。Dempsey针对这种现象发问,“假如玩家在游戏中只有一条命,结果会怎样?”

  这正是《One Single Life》这款iOS游戏(注:包括iPhone、iPod Touch和iPad版本)的独特之处。玩家在游戏中要扮演一个自由狂奔者,并在两橦大厦楼顶之间穿梭。玩家可以在仿真模式下玩游戏,但如果登上了楼顶,就要面临非生即亡的命运。

  如果成功跳到另一个楼顶,玩家就会进入下一个环节,但如果失手了——比如过早起跳,你就会碰撞到高楼壁缘,太迟动身则会被大厦的边缘绊倒并因此丧命,游戏就会永远结束(注:除非你删除并重新安装该游戏应用程序)。

  Dempsey对这种设计的解释是,“就像世界杯大赛中的足球运动员走到罚球点时内心所受到的煎熬,我想让游戏玩家也在心里自问:‘我真的可以胜任这个重要的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