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埃里克·卡特曼

编译:8神经

编者按:埃里克·卡特曼先生是美国《南方游戏周刊》的著名编辑,擅长撰写各类游戏评论。作为一个美国游戏媒体从业人,卡特曼先生一直以对日式游戏的深厚研究著称,但是从他近日发表的一篇评论可以看出,他对中国的武侠游戏也一直保持着兴趣和关注。下面这篇文章,就是卡特曼先生在玩了《古剑奇谭》之后,以“古剑”为主题谈起,涵括对中国武侠游戏的种种奇妙见解。译者水平有限,力图原汁原味地表达卡特曼先生的论点,欢迎各位读者指正。

笔者一直在关注着东方大国中国的游戏产业,这个国家的游戏制造业是以PC的网络游戏为主的,原创单机游戏的数量极其稀少。不过,偶尔出现一款原创的单机武侠角色扮演游戏,都能在中国国内引发很大的关注。

-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在和女孩子分手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在和女孩子分手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2010年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单机游戏无疑是一款叫做《古剑奇谭》的游戏,这款游戏的制作小组曾经开发过《中国爱情故事4》(译者注:即《仙剑奇侠传四》,“仙剑”系列曾经用过“Chinese Love Story”这个译名,不过更正式的译名是“Chinese Paladin”),之后他们就独立出来组建了叫做烛龙的新公司。但是为什么新公司的第一款游戏会起这么让人难以理解的名称呢?“奇谭”似乎是一个源于中国古代的词汇,笔者不知道这个词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大概是“奇怪的故事”一类的吧。不过,《古剑奇谭》要是在欧美发行的话,笔者建议可以采用《古剑爱情故事》(Sword Love Story)这个名称,这样可以让人很直观地了解到它和《中国爱情故事4》是同一个制作小组的作品。据说在中国,人们喜欢把同一个演员或者同一家影视公司的作品都起一个很相似的译名,例如他们会把皮克斯的电影称作《玩具总动员》《赛车总动员》《超人总动员》《海底总动员》……这真是个聪明省事的做法。笔者甚至觉得,以后中国的单机武侠游戏我们都可以统一翻译为“XX爱情故事”,由于这些游戏里都非常注重对爱情的描写,这样的译名倒也很恰当。

在母亲去世后,就把全部的爱转移到了女朋友身上

在母亲去世后,就把全部的爱转移到了女朋友身上

当然,笔者认为《古剑奇谭》是一款内涵非常丰富的游戏,不仅仅是爱情,这款游戏还对一些哲学和社会问题做出了非常东方化的探讨,值得欧美的核心玩家们去研究。近年来,日本的游戏产业为了争取在欧美的销量,在意识形态上都极力靠拢西方,他们甚至把《鬼泣》系列的新主角变成了一个朋克小子。但是中国的单机游戏却始终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文化传统,只为本土玩家的喜好和需求服务。这些游戏对欧美玩家来说自然是十分难以理解,笔者研究中国文化多年,下面就为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古剑奇谭》和相关的中国武侠游戏,以供喜欢神秘中国文化的核心玩家们参考。

首先,我们来说一说武侠游戏中最重要的“爱情”。《古剑奇谭》里有六位可以操作的主角,由三男三女组成,不过他们之间并不一一对应地形成恋爱关系,而是有2~3个女主角都喜欢第一号男主角。其中第二号女主角在游戏的末尾移情别恋了,爱上了一直在追求她的第二号男主角,但是当她刚刚下了这样的决定,第二号男主角也马上移情别恋,爱上了另一个他只见过一面的漂亮的富家女子。这真是一个悲剧!《古剑奇谭》似乎是在告诉女性玩家们,千万不要爱上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最无害、最活跃、最会讨人开心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往往最危险和不可信。他们究竟危险到了怎样的程度呢?在游戏的最后,这个叫做方兰生的第二号男主角,对自己抛弃掉的女人说:“……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改变主意回到你的身边。”天哪!他可真是个情场高手!这话想必能骗倒不少纯情的小女孩,觉得自己的爱人跟别人走了,但他内心却是还爱着自己的,于是心理得到了一丝安慰也不会恨他——但是如果他真的爱自己,又为什么会跟别人走呢?我敢打赌,如果有女人真的天真到想用“一句话”去挽回这样的男人,那么首先她会让自己得到一个“死缠烂打缺乏尊严”的糟糕形象,其次,这个男人很快会想出别的借口再从你身边溜掉。

与之相反的是,另一些看起来老实巴交,几乎就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的男人才是女人可以放心去交往的,比如游戏中的一号男主角百里屠苏——这又是一个充满中国古意的名字。最重要的是,他似乎还有一些恋母情结,在他的母亲死后,他就会把感情全部转移到女朋友身上,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看,这是绝对合情合理的。

在游戏中还有一个叫做少恭的大反派,一开始他拥有最完美和梦幻的爱情,游戏中花费了大量笔墨来表现他曾经与他的妻子过得多幸福。但是后来他一度失去了妻子,接着就被自己的野心统治了,变成了一个坏人,即便是他的妻子再回来哀求他做一个好人,他也不为所动。这个角色的下场是非常悲惨的。很明显,《古剑奇谭》是在暗示玩家们,所谓的爱情往往敌不过时间,很多男人一开始都是以妻子的名义去追求权势和财富,但男人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叫少恭的人做得尤其过分,他甚至想让所有人都变成他的傀儡。所以,如果你想要自己的男人好好地待在自己身边,最好不要鼓励他有太大的野心,就像那个少恭一样,当妻子不在身边的时候,他甚至看上了别人的女朋友,理由更加可笑——“她长得真像我的妻子”。

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长得好像……

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长得好像……

而真正的妻子就在眼前,却认不出来

而真正的妻子就在眼前,却认不出来

如果你仔细去体会过《古剑奇谭》所表达的爱情,就会发现这款游戏的爱情观既写实又充满隐喻,觉得这款游戏的情爱很幼稚的玩家,只能说还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男女之爱。

不过,《古剑奇谭》里也有很多中国武侠游戏表现男女之爱的通病。比如在游戏的开始阶段,安排男女两位主角初次相会的场景,是让男主角无意中撞见了女主角正在洗澡。这是一个比许多欧美游戏情节都更加大胆的“初次见面”,如果你脑海里仔细回想一下那些经典的欧美角色扮演游戏,恐怕也没有哪个敢让男主角在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光了女主角的裸体。但是在《古剑奇谭》中呢?上帝安排他们来了这么香艳的一次初会,但是在后面整个游戏中,他们的关系最亲密的程度却仅限于搂搂肩膀而已。这让我想到那款著名的《中国爱情故事》,男女主角也是以同样的方式相遇,而在《中国爱情故事2》中,则发生了男女主角被迫服下了毒药,不得不发生性关系来救命的情节。纵观这些剧情设定,你发现什么了吗?——不错!这里面有着某种神奇的巧合。男女主角总是在外界力量的强迫下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但是当他们可以自行主导的时候,关系就总在很纯洁的层面上很缓慢地向前迈进。在一款日本人制作的主流角色扮演游戏中,男女主角后面的发展通常会一样纯洁,但是他们不会以这样“不纯洁”的方式相遇;在一款美国人制作的游戏中,男女主角通常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但是他们在两情相悦后很可能会主动迅速地把关系发展到床上。为什么中国游戏在情爱观上的表现如此特别?笔者认为这是中国人五千年来的性压抑所驱使的结果(译者按:卡特曼先生应该是在李安的电影《喜宴》中得到了下此论点的灵感),尽管中国年轻人现在在性观念上已经相当开放,但是在一款面向公众的游戏大作中,他们依然延续着传统的思维方式。在这些游戏中,情爱就像一层窗纱,制作人会在一开始就将这层窗纱做得又薄又透,里面似乎若隐若现,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捅破它。如果主角们尝到了什么“甜头”——不好意思,这绝对是外界力量迫使的,主角们会始终维持着自己的纯洁性。在体验到这样的游戏情节时,欧美玩家通常会感到新奇,以及中国文化的神秘和悠久之处。

一开始有点不纯洁

一开始有点不纯洁

但是最后还是纯洁的

但是最后还是纯洁的

除了爱情,《古剑奇谭》还对人格分裂、宿命论、种族歧视等热门话题进行了研究探讨。这款游戏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论点,那就是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合计拥有十种人格,这些人格是可以分裂出来的,有些法术高强的人可以将分裂出来的虚幻人格实体化,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这样的人由于人格不完整,性格上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游戏里有两个典型的例子,一是一个姓孙的小姐,她有两份人格被分裂出来藏在了一个玉首饰里面,所以她是一个人格不健全的人。她几乎没有自己的人生和爱情,而是按照中国的古代传统,站在一个专门搭设的木楼上面,用抛球的方式来随机选择自己的丈夫。这似乎是在讽刺封建礼教会剥夺中国古代女性的人格,一个人格健全寻求自由的女性,是不可能同意做这种事的。最后不幸的是,她偏偏随机选中了游戏中最大的花花公子——那个叫方兰生的男人,这就是她人格缺失带来的悲剧。

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少恭做出了很多邪恶的事情

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少恭做出了很多邪恶的事情

而另一个人格缺失者则是少恭,他是由一个古代仙人一半的人格分裂而实体化形成的人,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他做出了很多邪恶的事情。这位古代仙人曾经受到过神界地位更高神仙的迫害和惩罚,少恭将其归结为“宿命的迫害”,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向迫害他的上层建筑的神仙进行报复,而是转为去残害比他更下层的可怜的普通人——他将很多人变成了没有生命和意识的傀儡。游戏似乎是在暗示,行为变态的人都是人格不健全的,一定要小心那些总是叫嚷“命运不公”的人,他们很可能随时就会干出什么变态的事来。

那么古代仙人另一半的人格去了哪里呢?让我告诉你,被法术转移到了游戏里的一号男主角百里屠苏身上,也就是说,百里屠苏有着比一般人更多的人格。他有多少个人格呢?也许十五个?也许这么多的人格让他身体出现了一些不兼容,他会时常感到痛苦和不适,但是这种不适又经常让他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和人性的善良光辉。

最后还是得以暴力的手段来化解

最后还是得以暴力的手段来化解

《古剑奇谭》用量化的方式来探讨人格分裂对人性的影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让笔者不由得想起了《龙珠》里用数字来衡量角色的战斗力。这个创意虽然充满想像,但是确实有些难以让人理解。笔者时常会挂念孙小姐分裂出来,藏在玉首饰里的那两份人格,这块玉首饰会很希望变成一个真正的人吗?

在中国的武侠游戏里,常常会表现一种朴素传统的反对种族歧视论,具体表现为神仙会歧视人,而人又会歧视妖怪。这三者当中,神仙的地位最高,但是人和妖怪只要通过修炼,都可以变成能歧视所有人的神仙。我们可以把这个系统进行各种代入,例如当年种族歧视还存在时的富人、白人、黑人;又或者富人、城里人、乡下人……在武侠游戏中,最被同情和美化的往往是妖怪,最被丑化的往往是神仙,而人类则好坏参半。这一类的设定都体现出一种很纯良的价值观,在美国的游戏或者影视作品中,我们都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设定。在《古剑奇谭》中,三个女主角里有两个都不是人类,其中一个是狐狸变成的妖怪,而另一个一对古剑变成的妖怪。有趣的是,人类对妖怪也是以貌取人,好看的妖怪就不会被人讨厌和歧视——毫无疑问,这两位女主角都是大美女,方兰生在知道二号女主角是狐妖之后,他就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嫌弃和害怕。不过,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狐狸变成的女妖怪通常都是很受人喜欢的大美女,如果换成是黄鼠狼或者土拨鼠变的,还会不会讨人喜欢就难说得很了。

而另一些长得难看的妖怪,比如在游戏中有一只被困在水底的大狼狗,就因为长得太凶狠,尽管它的战斗力已经很接近神仙了(——多说一句,笔者花了好大力气才将其打赢),但是还是被人歧视和畏惧。遗憾的是,虽然在武侠游戏中这一类妖怪通常都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但是最后还是得以暴力的手段来化解与它们的种族歧视——简单地说,直接干掉它们让它们不再抱怨。这是一个不怎么聪明的想法,制作小组在这里并没有脱离传统思维的桎梏,而是过度执著于经验值的获得了。

在《古剑奇谭》中还谈到了很多有趣的话题,例如游戏中的恶人们都沉迷于服用各种兴奋剂来增加自身的能力,这似乎是对西方人喜欢用类固醇来增加肌肉的一种讽刺,恶人们在服用了兴奋剂后全都变得奇形怪状,就像那些衰老以后肌肉变得松弛的健美运动员。在游戏里有一个叫做雷严的角色,依靠服用最高级的兴奋剂(这种兴奋剂是依靠杀死活人来提炼和取得的)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是最后还是败于主角们之手。当他死去的时候,那模样真是令人作呕。

另外,在游戏中还展现了很多奇特的中国饮食文化,比如烧烤水果,令人感觉十分不可思议。你还可以在游戏中按照菜谱制作上百道精美的菜肴——噢!我现在似乎已经感受到中餐的美味了,在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应该去楼下的“老张中餐馆”点上一道左宗棠鸡或者上海春卷来解解馋了。

好吧,就说到这里。听说《中国爱情故事5》很快就要正式发售了,到时候我再来为美国的玩家介绍这款游戏。再见!

来源:大众软件.新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