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食肉男孩(Super Meat Boy)》,由美国独立界的老手麦米伦牵头开发,是一款传统的平台型2D版面动作游戏,创意独特,难度不低。二人的采访十分风趣,貌似暗藏着什么玄机…

  艾蒙麦米伦(Edmund McMillen)和汤米莱芬(Tommy Refenes)都是独立游戏开发的老手,二人在众多作品的制作过程中积累了长期的经验。

  现在二人组成小组,联合开发一款即将在WiiWare和Windows平台发行的作品《Super Meat Boy》,本作是麦米伦参与制作的Flash平台型游戏《Meat Boy》的续篇。

《Super Meat Boy》开发者“肉之团队”访谈

  他们二人以“肉之团队”为名参加了IGF的竞赛,并获得Seumas McNally大奖和最佳音频奖两项最终提名,他们一起来回答问题,作为我们IGF入围最终名单开发者系列访谈之一。

  本文中,麦米伦和莱芬讨论了有关他们的开发史话,团队中二人的关系以及对目前独立界的看法。

《Super Meat Boy》开发者“肉之团队”访谈

  你们在游戏开发领域,有什么背景?

  麦米伦:我做全职独立游戏人到现在已经有六年了,我的处女作是2004年的“Gish”,从这以后我一直在做一些Flash上面的个人项目,比如《Coil》,《Aether》,《Spewer》和《Time Fcuk》。

  莱芬:我过去是一家制作公司的引擎程序员,这家公司刚刚破产。2006年我就离开了这家公司,自己和朋友何塞格兰(Aubrey Hesselgren)开发了一个叫作“Goo!”的游戏,2008年入围了IGF最佳技术奖最终提名,但2D Boy的无耻之徒盗窃了我们的作品,他们打败了我并盗取了我应得的钱财!那是一千五百万美元呢~!

  你们使用的是哪些开发工具?

  莱芬:Visual Studio。我帮麦米伦写一个Flash输出器,他用它来画一些Flash草稿,并在我的引擎上继续编写,这都是技术名词了,可能不是所有读者都能领会。

  麦米伦:我在美工方面使用的是Flash,莱芬做的是游戏的内核部分。

  莱芬:我一开始就对游戏的内容十分清楚了。

  你们开发本作周期是多久?

  莱芬:我估计,我们正式开始开发《Super Meat Boy》的时间,正是得知“Goo!”没有进入2009 IGF最终候选名单的时候,距现在大概有一年吧。从那开始,我们搞到Wii的开发套件,并开始编程。

  你们是怎么构思原创意的?为什么是肉,不是其他固体?

  麦米伦:2008年年末,我和麦康迪(Jon McEntee)一起做的《Meat Boy》是一个原型为Flash的游戏。《Meat Boy》的设计中,我把小红方块作为占位符。这小方块看起来像一小块肉。创意来自于,我一直想做一个可以到处留下他的行进轨迹的角色,肉是这个“轨迹记录”绝佳的选择。

  《meat boy》:所谓“占位符”就是在主角脚下的一些“留下痕迹”的设定。

  另外,我们不是共产主义者,所以要选择肉。

  这是一个仅由两个人完成的跨平台游戏。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挑战?

  莱芬:哦,最主要的困难是如何保持最佳状态,当然如何处理与这位年轻性感帅气的伙伴的基友关系也是一个问题….

  我当时甚至哭着写完了这个程序,我一点生活都没有了。所以我特别设计了这个引擎,是比较容易移植到各平台的,故移植到X个平台的过程并不费力。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维持X数一直能跟上潮流,也相当的棘手。不过我自认为水准相当高了。

  你是不是在填补硬派玩家的市场空白呢?做一个超级难的游戏?

  麦米伦:不是。我们就是仅仅想重新制作超级玛丽。如果让我们来做超级玛丽,就是目前《Super Meat Boy》的样子。

  如果可以重新再做一遍这个游戏,哪里你会做出改变?

  麦米伦:怎么也要上个医疗保险吧。

  莱芬:怎么也要给麦米伦上个医疗保险吧。

  你打过其他IGF候选者的作品么?有没有中意之作?

  麦米伦:那可不!我非常喜欢《Enviro-Bear 2000》(注1),《Star Guard》(注2),《Today I Die》(注3),《Closure》(注4),《Tuning》(注5)。

  注1 :Enviro-Bear 2000,加拿大独立制作人史密斯(Justin Smith)作品。获得IGF 2010 Nuovo Award<创新奖>提名。

  注1 :《Star Guard》美国独立制作人施密特(Loren Schmidt)作品。获得IGF2010最佳设计奖提名。

  注3 :《死也坚强》,阿根廷独立制作人邦梅尔基作品。获得IGF 2010 Nuovo Award<创新奖>提名

  注4 :《Closure》17岁的独立制作人葛莱尔(Tyler Glaiel)的新作,获得IGF 2010最佳音频奖、最佳技术奖、Nuovo Award<创新奖> 三项最终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音频奖。

  注5 :《Tuning》瑞典独立游戏制作人Cactus的新作,入围2010 IGF 的Nuovo Award<创新奖>最后提名单,并最终获奖。

  莱芬:他说的我都喜欢,我可不玩任何Andy Schatz(注6)的游戏!

  注6:Andy Schatz,史查兹,著名独立游戏开发者,代表《非洲冒险》在2006年的IGF上获得大奖。IGF2010中,他又凭借《摩纳哥》获得Seumas McNally大奖和最佳设计奖。

  你认为目前独立游戏界境况如何?

  莱芬:啊。

  麦米伦:你没有冒犯之意,我了解独立开发者们,我喜欢独立开发者们。我去过GDC。我说过吧,你是个记者,你貌似正在说:“结束了,发稿吧!”

  我得跟你说,我对你这个访谈十分紧张。因为我想说的是,“请您证明一下,您不是和我的敌人一伙的。”我知道,你不是的。我并不是要控诉你是我的敌人,但我总有这种感觉。或许美国人都有这种感觉吧。

  来源:Gamasutra

  翻译:shore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