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1年开始,我成了国内第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Independent Game Developer(IGD),制作小游戏放到网上,让所有的人免费玩。

  当然,我还在北京一家与游戏无关的公司里上班,因为在中国除了理想你还得糊口,所以Linus Torvalds 没有诞生在中国是Linux的幸运。

  一直梦想自己做游戏。

  做什么样的游戏?那种简洁的,操作简单的,贴近每个人生活的,用心和眼泪写成的,最后一条:有趣的。我在北京生存,自己有着那么多辛酸甚至搞笑的经历,所以,我做反映北京生存的模拟游戏。

  这样,2001年初,《北京浮生记》诞生了,它基本贯彻了我的制作理念。游戏特简陋,但是自2001年2月以来,已经有了将近20万玩家,秘笈就是:游戏彻底免费,并为每个给我发email的玩家热心服务,恭敬得就象伺候大爷一样,他们是我的客户(虽然不给我一分钱)。目前玩家来信是833封,分布于中国大陆,台湾,美国,加拿大,德国,马来西亚,香港,新加坡和韩国,不过,玩家全是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才玩拿北京开涮的游戏,只有中国人才能理解《北京浮生记》中的背景和黑色幽默。

  我目前在这家公司做一些研发工作,白天忙得象苍蝇一样,只有在晚上才能做游戏开发,一个人单干:策划+编程+音效(臭)+美工(臭极)。我有一个梦想,制作有自己特色和品牌的游戏。题材嘛,必须根植于现实生活,远离虚无缥缈的中国武侠和神话,以它们为题材的游戏正在象“戏说”的历史剧搞笑剧一样泛滥着。

  北京是一个非人性化的城市,一个更年期的城市,可以在奥运这个兴奋剂刺激下再蹦达几年。它已经被重现青春的上海抛在后面。在北京浮生要有铁丝般坚硬的神经,在不合理现象丛林中奋勇前进的双足,忍受肮脏空气和各种歧视的肺,迅速发现查暂住证的警察叔叔的眼睛。

  因此,做生存模拟游戏没有比在北京更好的了。对这个城市的观察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我在北京浮生,观察它就象医生观察病人,巴尔扎克观察巴黎,由此来制作游戏。你在《北京浮生记》里遇到的事件全是北京每天都在发生的。你如果在北京,恐怕你自己就会遇到。对吧?有一个在北京的IT白领给我来信说,他第一次玩《北京浮生记》想哭。我回信说,够了,兄弟,等新版本出来我第一个送给你,因为你玩懂了这个游戏。

  北京有数百万浮生的外地人。

  我是其中一员。

  我是你在300路公共汽车上看到的那个神情紧张的男人。

  我是和你一起在中关村买盗版VCD的那个小心翼翼的人。

  我是在地铁和你抢座位的那个不谦让的人。

  我是在燕莎桥下骑车闯了红灯的骑车人。

  我是在钱粮胡同里闲逛而被居委会大妈注意的外地人。

  我是在小区贴租房广告的租房人。

  我是你在北京从不交谈的邻居。

  —等等,警察同志:我有暂住证!我暂住在自己的祖国。

  我,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梦想能够用游戏来记录一个时代和一个城市,梦想为中国的游戏制作做点实事,梦想1%的中国计算机上装有我的免费游戏,梦想10年后有人会在《中国游戏史》上给我说句好话–如果不行,骂我是一个失败的探索者也行。

  无论如何,在北京,你可以相信梦想。

  作者:郭祥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