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谈及游戏的时候,都会用“Play”这个词。游戏是用来玩的,基本没有人会用“Play”形容电影与文学。相较于这两种艺术,游戏显得更加商业化。

家用游戏机可以说是游戏商业化最显著的标志。因为大部分家用游戏机都是亏本销售硬件,在软件上盈利。游戏开发商还要向任天堂索尼等公司缴纳大量权益金。所以想赚钱,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迎合这个市场,想方设法卖出更多游戏拷贝。

粗略看一下各大游戏销量排行榜,排在前列的无不是强调娱乐性的商业游戏大作的续作,原创游戏难找,艺术性强的游戏更难找。在玩家中极有口碑的黑岛和四叶草工作室等巨人,也因为与市场背道而驰而轰然倒下。

FC开创了权益金的时代

FC开创了权益金的时代

透视法影响了绘画,使画家有可能描绘出三维空间, 但绘画仍旧不能表现运动。电影的诞生补上了这一缺陷,从而丰富了人们描绘这个世界的方式。但电影的世界是属于演员而不是观众本人的。游戏则以玩家可以亲身参与的特点,填补了大自然的空白,成为了一种新的艺术。梵高用一生的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太阳。加入逐日者行列中的,不只有画家、诗人、电影导演,也有游戏的创作者们。游戏艺术具有更加主动,参与感更强等特点。他们同样可以利用这种艺术形式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情感。

游戏,也能文艺起来吗?

所谓文艺电影,是指那些不纯粹以商业赢利为目而制作、不以夸张的电影特技和匪夷所思或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吸引观众眼球,而是关注一些深层思考如生命、人性、哲学,以形而上的方式关照电影本质与生命主题的电影。一提起张艺谋,很多人都喜欢他所导演的像《英雄》这样的商业大片,影片的票房可以带动全国的GDP,影响力比起引进的好莱坞电影也不遑多让。但也有不少电影爱好者,对他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等文艺电影上表现出的卓越的视界极为赞赏,但是对《三枪拍案惊奇》式的声色犬马的世界厌倦。

“三枪”可能比“山楂树”更容易让人遗忘,更不用提“大红灯笼”

“三枪”可能比“山楂树”更容易让人遗忘,更不用提“大红灯笼”

与为读者而写的通俗文学不同,纯文学是为作家自己而写的文学。卡夫卡主张写作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释放内心能量。事实上,他没有出版自己大部分的著作,而是预备在死后将其付之一炬。同样作为一种艺术,有那么一部分具有相当的文艺性的游戏,与那些纯粹面向市场与玩家的游戏显得有些不同。参考文艺电影与纯文学的定义,我们可以称其为文艺游戏。这类游戏并不是纯粹为了商业利益而制作,不以提供娱乐为直接目的,执著于生命本真,并且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性,描绘了创作者对世界的独特认识。一般来讲都是单人游戏。这类游戏或许并无太多华丽的部分,但是就能以优雅而平静的描述方式吸引玩家随之走完这一程,从而获得一种全新的体验。像《时空幻境》与《大神》就是典型的文艺游戏。

《博德之门》是完全的商业游戏,但却比别人看起来更“文艺”

《博德之门》是完全的商业游戏,但却比别人看起来更“文艺”

文艺游戏的主题或许不是英雄拯救世界,而是主角沉浸在与情人的性爱中,为要不要杀死自己刚出生就罹患脑瘤的儿子而挣扎,同时被偷情的负罪感所折磨。即使是描写英雄故事的,也不会将重点置于屠龙或者刷装备上,而是描写时光流逝英雄迟暮,或是探讨战斗有无意义,会不会真正造福人类等。你也许会说,这个游戏大概不会有什么意思。是的,文艺游戏就是表达作者自己对世界的认识,虽然不会一点可玩性没有,但也并不会如《使命召唤》等商业大作,特意迎合玩家的口味而增加娱乐性。

《挪威的森林》电影版也是文艺电影,但会被当成商业电影来宣传

《挪威的森林》电影版也是文艺电影,但会被当成商业电影来宣传

当然,不能武断地认为不好玩玩不懂的游戏就是文艺游戏。文艺游戏未必不好玩,商业游戏也未必就不能有艺术性。《博德之门》比《暗黑破坏神》更深奥复杂一些,但也是商业零售游戏。文艺游戏不是专指同人游戏或者独立游戏,这些游戏中只有一部分与“文艺”沾边。就像纯文学也要出版,画家照样要卖画一样,文艺游戏也并不是不拿出去卖,放在制作者的硬盘中只等着流芳百世名垂千古用的。与艺术沾边的东西并非就一定是阳春白雪,单纯得一尘不染,让人恨不得将其真空包装起来。

游戏被称为第九艺术,但这并不是专指文艺游戏。就如第八艺术也不是专指文艺片一样。有一些游戏,例如《寂静岭》系列,不显得那么商业,但也很难归为纯文艺一类。我们称其为具有一定文艺性的游戏。大部分“车枪球”等受众广销量高的游戏就是较为纯粹的商业游戏了。更确切地说,对于文艺类的游戏,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标准来完全区分一个游戏到底是不是标准的文艺游戏。以文学为例,在日本,芥川奖是最高纯文学奖,直木奖是最高通俗文学奖。在中国极受欢迎的两大作家村上春树与东野圭吾分属雅俗这两派。但这两派并没有明确的界限 ,文学的分类远不像“能被2整除的就是偶数,不能的就是奇数。”一般直接明了。不少古代的诗歌和民谣成了今天的高雅艺术作品,一些由国外引入的“经典名著”虽然很多都是通俗小说,但现在也被视为高雅文学类别。书店老板将畅销的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