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晚上10点,旧金山的气温降到了11摄氏度。马朔和鲁奕穿上自己带来美国的最厚的衣服,带上小马扎,去Moscone West南门排队。12小时之后,苹果公司CEO乔布斯会在这里进行演讲,开始为期5天的WWDC(Worldwid Developers Conference,苹果世界开发者大会)。

  “我是纯果粉,我必须听乔布斯的演讲。”马朔说。他是中山大学大三的学生。但他更像一个独立开发者。一年前(2010年4月),他开始创业,和他的同学一起开发App,发现无法盈利时也会拿一些外包项目来获得收入。他们开发的“捕鱼达人”在中国区App Store的免费App中排到过第二。

  当别人问他是因为什么App而拿到学生票时,他会不好意思拿出来展示,那是个类似于“心跳回忆”的游戏。他的师姐鲁奕会帮着解释:“虽然我们还是学生,但其实挺有开发经验的,如果用学生作品的要求来要求自己那就太低了。”

  鲁奕本科在中山大学读书,现在在浙江大学上研一。“2009年我来过一次,但排队排晚了没能进Keynote的会厅,特别遗憾。”鲁奕说。2009年让她获得WWDC学生门票的那款App还在App Store中为她和她的搭档赚来了几万元人民币的零花钱。

  这次他们不会有遗憾。他们能毫无悬念地进入Moscone west的主会议厅看见乔布斯。在他们前面排队的不过十几个人。在此后的8个小时内,他们身后的队伍人数会增加到1000多人,这些都是愿意牺牲睡眠和室内的温暖来听乔布斯演讲的开发者们。

  他们还都满感激苹果的—这不光是创业的事,也不仅是赚钱的事,创业,并且还是很酷的创业,在他们交流的小圈子里,这还是一个荣耀。

  鲁奕发现,自己这次在各个技术讲座(sessions)上的收获比以前更多。这一方面是由于她自己不再是个只懂设计的学生,而是有了数个App项目开发经验的开发者;当然,和两年前比,她的英文也更好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这个会议总能让开发者找到“自己人”。马朔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位导师,那是一个加拿大籍华人李伯棠,Anson Li。

  “他技术上非常牛。”马朔说。他把自己的App展示给Anson看,Anson会一一指出技术和设计上的不足。“也许我可以为他做开发,他对产品非常有见地,我们只要照着他说的去做,就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且我们年轻,做东西很快。”马朔说。

  到处都是自己人,而且WWDC会场如此亲切。就像下载速度能达到几十兆的网速,随时自取的咖啡,日程塞满了5天的各种讲座,以及在一楼随时准备解答技术问题的苹果工程师。

  不过这次WWDC上,不是“自己人”的大公司也来了。“我2008年时参加过一次WWDC,那时大多都是拿着学生票的学生,还有少数独立开发者;但这次来自大公司的人多了一些。”来自盛大的孔祥波说。

  他在6月5日的晚餐上发现了这一点。那天,苹果中国开发商关系部门在离Moscone West不远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对中国的参会者进行了一番款待:微软为Mac做Office开发的团队来了9名工程师;腾讯来了七八个。除此之外,还有盛大、中国移动和淘宝的程序员们。

  “在WWDC中国开发者聚餐时收了一大砣名片,一个Indie Developer(独立开发者)都没有,还是有点意外的。”夏锎晚餐之后在微博上这样写。他是来自上海的独立开发者。

  大公司不得不重视苹果所带来的市场变化和机会。iPhone的出货量从2008年初的111万台增长到2011财年第二季度的1865万台,成为了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最高的手机。与此同时,喜欢用iPhone的人们也因此开始喜欢苹果Mac电脑,使Mac的出货量连续19个季度超越PC—从原来的小众产品变成了更多人的选择。

  “Autodesk两年半前开始开发Mac上的AutoCAD,这是18年后我们公司重新开发Mac上的产品。”危建安说。他是Autodesk派来参加WWDC的开发者,在上海工作。为了将AutoCAD从PC移植到Mac上,危建安和他的同事需要写千万级别行数的代码,这是不小的任务量。对于他和他的同事而言,这次苹果Lion系统的发布意味着他们会把很多新功能和特性使用到AutoCAD中。

  微软在WWDC之前刚发布了Mac上的Office 2011中文版软件;腾讯在iPhone和iPad上有数款App;阿里巴巴也有支付宝、阿里旺旺等数款App。这些公司都想看看苹果能给它们带来什么新机会。

  于渊,中国移动的程序员,不得不向诸多好奇的人解释,为何不做基于Mac或iOS系统上的开发的中国移动要派人来参加WWDC。“来看看趋势性的东西”,于渊这么描述他的任务。他像其他苹果开发者那样努力去听各种演讲,回国他需要写报告,好和领导、同事分享那些趋势和信息。在一个月前的同一个会场,他参加了Google的I/O大会,回去之后,他几乎写了一个月的报告以分享见闻—当然那个会对他更“有用”,因为中国移动开发基于Android的操作系统oPhone。

  马朔还是更愿意和自己人—独立开发者交流。他也拿着一些问题问大公司的开发者,但得到的答案鲜有让他满意的。因为通常大公司内的开发者只关注具体的某些问题,而独立创业者关注得更广,比如推广和营销,这是公司内的开发者所不会遇到的问题。

  马朔现在考虑的甚至包括“如何留住人才”这个问题。他和他的创业伙伴已经大三,如果他们的创业企业不能提供丰厚回报,也许他们中一些人会在毕业后选择进入收入更好也更稳定的大公司。

  独立开发者中外籍华人更多。淘宝的开发者朱亮亮在为听乔布斯的Keynote而在凌晨4点排队时遇到了在美国定居的独立开发者杨绍峰,后者的一款基于LBS的App8月在美国上线,之后很快也会在中国上线。“我和他聊了5个小时和Server(服务器)相关的技术,竟然不觉得困和时间慢。”朱亮亮说。而夏锎在WWDC遇见了出生在旧金山的华人开发者Steven Zhang和Moshen Chan;Anson则遇见了在丹麦长大的华人开发者Willi Wu。

  事实上,这更像是一个独立开发者的聚会:苹果降低了创业的门槛,能让世界各个角落有想法的人们动手做出自己想要的App—不管是出于好玩,还是想要满足自己想要的某种功能,抑或是直奔赚钱的目标而去。App是一个伟大的机会,你没赶上第一次互联网热潮,但你总有机会赶上这一次。而且,这是一个全球化的平台,它几乎是全球化的一个结果,你在哪里工作都可以面向全球这个市场。苹果在最后一天的议程中就有一个关于“如何把你的Apps发布到中国这样的国家的环节”。对于马朔这样的开发者而言,世界是平的。

  “比方说,iCloud的发布会使得开发者不用再去烦心自己设服务器高存储的功能。”Anson说,他预期iOS5将让更多的开发者涌入这个平台。两年前,他也在公司工作。每当苹果发布新的系统,他总会被某些新功能引发灵光一现,想因之开发出一些相关的App。为了能自由做些开发,他辞掉了工作。

  “我不知道我未来会做什么。”鲁奕说,“但是应该没有一个大公司会值得让你投入全部的热情去做一件事情吧。”她不止一次体会到为自己开发App的快乐。

  “周末Anson会带我去硅谷看看。”马朔在WWDC快要结束的周五说。硅谷是创业者的天堂,也是苹果、Google和Facebook这些传奇的成长之地,这让马朔的行程看起来像是朝圣之旅。但谁说马朔不会成长为传奇的一部分呢?他的创业才刚刚开始。

  独立开发者

  开发思路:围绕着苹果商店开发App

  来WWDC的原因:聆听乔布斯、寻找同行

  收获了什么:获得商业机会、提升创业经验、更多的热情

  大公司开发者

  开发思路:围绕苹果Mac及终端开发大型软件

  来WWDC的原因:了解行业信息

  收获了什么:对最新技术规范的理解和开发趋势的把握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作者: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