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上海男孩陈星汉俨然在美国游戏界为自己争取到了一席之地。最近,他和他的新游戏《花》频频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上,被冠之以“禅派”。《花》刚推出就打破了索尼PSN北美头周销量的纪录,不少欧美玩家专门为了玩这款游戏而去买PS3。

  《花》,是一个灰色的城市里阳台上几株花的梦境。玩家扮演一个“力量”的角色,就像自然的信使,每碰触一朵花,就会赋予它生命,一路指引花瓣在风中穿行,给干枯的大地带来生机。

  有玩家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玩过的最美丽的游戏,连自己的身体动作都感觉异常飘逸和舒展。PS3的手柄对动作的敏感度很高,风的强度全在于手指的力度,方向则可随意调转。每片花瓣被激活时,都会有鲜亮的颜色飞溅出来,像拿着粗重的画笔在天地间画画。同时有新的音乐融入,仿佛即兴谱曲。夜晚的关卡尤其惊艳,缠绵的钢琴曲里,数千花瓣交错出一簇簇深蓝色的电光,划破夜空。

  陈星汉说,游戏的灵感来自于他在美国旅行的经历。“我在上海长大。从小到大几乎没离开过那个城市。刚到美国的时候,在洛杉矶和旧金山之间开车,看到两个城市之间有广阔的田野、巨大的农场,农田里都是绿草,地平线看不到尽头,风车孤零零地站在天边。那种自然的感觉给我很大的震撼。回来以后,我脑子里不断地回想当时的景色。我想,能不能把我经历过的那种感受,变成一个游戏,让其他的都市人也能体验到?”

游戏男孩陈星汉:碰触,唤醒自然

 陈星汉(左)想把自然带回给都市中的人们

  一开始,他想设计一种纯自然的体验,但很快就觉得不对劲:“把都市人放在纯自然的环境里,完全没有人烟,一开始他会很兴奋,但5分钟后就会有不安、孤单、压力。我们都是城市动物,对自然有好奇有向往,但不可能一辈子待在那里,你脱离不了都市。”

  所以,他希望《花》就像在玩家的客厅里建一个后花园,作为通向另一个世界(自然)的出口。当你打开游戏的时候,自然就在家中,家也在自然中。这是一个关于都市和自然和谐的故事,“唤醒”则是贯穿始终的主题和玩法。

  心情低落的时候,它有点像心理治疗——你所扮演的角色,是给这世界带来正面能量的东西,它象征生命,唤醒大地,治愈世界。最后的Boss大战是“唤醒”整个灰色的、堕落的、死亡的城市,场面非常壮观。有玩家说,他在游戏的高潮处达到了一种极乐的境界。

  我忍不住问陈星汉,你觉不觉得,欧美玩家对这个游戏有些热情过度了?

  他笑笑说:“就催情而言,这款游戏是比较先锋的。传统游戏要打动一个人,一般靠剧情,谁的爱人死了,谁为谁牺牲了,通过故事让人感动。《花》是一个互动的体验,它没有剧情,没有胜负,就像我们设计了一个舞蹈,不是让你来看,而是让你来跳的。”

  他之前设计的游戏《流》是让人沉静的。他想以游戏的形式探索一种叫“流”的心理状态,这是匈牙利心理学家米哈里·奇克森特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提出的——当一个人完全沉浸在某种情境中时,时间为之停止。但《花》并不都是沉静的,它有平和、惊奇、扭曲、绝望,更重要的是“宣泄”。

  “‘宣泄’是一个古希腊词语,本身是医学名词,意思和灌肠差不多,它用在戏剧里是形容一种情感经历——当观众观看一个戏剧(通常是悲剧)时,突然被一种强大的情感所充斥,就会达到宣泄的效果。当这种强烈的情感退去之后,他的内心突然就空掉了,空掉之后就会开始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会开始思考一些从未想过的问题,追问自己人生是怎么回事。看过好电影的人都知道这种感受,但对玩家来说,在游戏中体验‘宣泄’却是第一次,第一次总难免有些大惊小怪。”

  陈星汉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是学电影出身,他一直希望游戏作为一种媒体能达到电影在情感和智力上的广度和深度。现在绝大部分的游戏只知道刺激动物式的情感,热血、兴奋、恐惧,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年轻人,但成年人更期待一种情感上的复杂度、社交的愉悦感、感觉的色调和层次感。

  他是按照好莱坞的三章节段落设计《花》的情感曲线的。游戏玩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外观和玩法全变了,然后在低谷突然上升。

  《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克莱夫·汤普森(Clive Thompson)对于《花》异常欣赏,他认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游戏。《破碎》(Fracture)、《燃料》(Fuel)等游戏也影射环境问题,但都只作为一个既定的背景,玩家不必对它做任何事情。《燃料》基本上是把一个荒废的地球当做了完美的赛车环境。但陈星汉通过发掘丰富的视觉符号和文化内涵,包括西方神话中的永恒主题——英雄对破碎故土的追寻与疗伤,搜寻现代人对于环境的不安。

  陈星汉对他的解读不置可否,他说:“诗是抽象的,是启迪性的,如果你心中有类似的记忆,你会认为那首诗就是为你写的。”

  很多玩家给他写信,激动地述说他们如何对《花》落泪。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说,这个游戏让他想起了因癌症去世的祖母。祖母的屋后有一个花园,她经常躺在躺椅上对他说,如果我们可以像昆虫那样,在阳光下到处飞,和鲜花拥抱,那该多好。可惜那时候他还太小,只觉得祖母的想法很可笑。

  这个游戏让一个50多岁的妇女回忆起几十年前和孩子在乡下度过的时光,两个孩子在田野里不停地奔跑,像风一样。

  《花》还可以有很多的含义,比如精神上的重生、克服障碍的喜悦、灵肉分离,或者你只是像孩子一样,简简单单享受吹花瓣的快乐。最后,你回到游戏最初的场景,城市仍然车水马龙,高楼林立,但是,草木鲜花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绽放。“什么是被拯救的世界?在工业化生活和自然世界之间获得了平衡,我们可以拥有一切,汽车、玫瑰、温室和PS3。”陈星汉说。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9期)